欢迎来到江西省红色文化研究会井冈山培训中心官方网站!
毛泽东谈与蒋介石的几次碰面
2019-11-07  |   发布者:   |   点击: 827
摘要:

  1946年,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到延安采访,在与毛泽东交谈时,毛泽东谈到了蒋介石。

  斯特朗问道:“主席,你除在重庆谈判时见过蒋介石外,过去见过他吗?”

  “见过。”毛主席回忆着说,“那是在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

  1924年1月20日,由孙中山主持的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隆重开幕了。165名代表和6位国民党临时中央执行委员出席大会。代表对号入座,第39号席上,坐着30岁的湖南代表毛泽东。蒋介石也坐在会场里,但他不是代表,只是列席会议。

  这就是毛泽东和蒋介石在人生的轨道上第一次交叉——同坐于一个礼堂的顶棚之下。

  1924年,黄埔军校春夏之交创建时,毛泽东代理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期间曾受邀到黄埔军校讲演。

  毛泽东莅临黄埔那天,蒋介石校长全副武装,一早便到学生寝室、教室检查。他戴着白手套四处抹拭,发现不合意之处即命令“立即改正”。上午9时,全体师生1000多人在大花厅礼堂集合。蒋介石亲自到大门外码头迎接。把毛泽东部长接到校长办公室休息片刻后,又亲自引路陪伴,进入礼堂登台介绍说:“这是我们中央宣传部毛泽东部长,百忙中抽空远来讲演,十分难得大家要专心听讲。”

  全体师生起立致敬后坐下,蒋介石也在台下第一排正中端坐恭听。毛泽东穿一件深灰色布衫,青布剪口鞋,面容清瘦,声音洪亮,讲了两个多小时。毛泽东讲毕,蒋介石起立带头鼓掌,全体师生亦起立鼓掌,掌声经久不息。毛泽东微笑鼓掌答谢。蒋介石设宴招待毛泽东后又亲自送至码头告别,毕恭毕敬,其靠拢共产党、拥护三大政策的样子显得十分虔诚。

  后来,毛泽东被选为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被派往上海国民党执行部工作,蒋介石却悄然回老家溪口去了。

  斯特朗听得非常感兴趣,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毛泽东和蒋介石这两大政治对手鲜为人知的早期秘闻。于是,她急切地问道:“主席,你们第二次是怎么见面的?”

  毛主席说:“我和蒋介石再次见面时,他已是今非昔比,成了手握重兵的新贵了。真是风云变幻无常,人世沉浮难定呀!而我呢?在赵恒惕军队的追捕下,疲惫不堪地由湖南逃到了广州。”

  斯特朗停住了记录,插问道:“你不是在上海么,怎能从湖南逃到广州呢?”

  毛主席接着说:“是这样的,我在上海不仅是国民党上海执行部的秘书,同时也是中共中央的秘书。这秘书可不好当,不论在国民党里,还是在共产党内,我这个秘书当的都很艰难。国民党方面说我是‘跨党分子’、‘毛头小伙’排挤我;共产党方面,我和陈独秀产生分歧,而他的‘家长’作风很盛,容不得不同意见。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心情极为不佳,夜不能寐,便产生了思乡之情。于是,就在中共快要召开‘四大’前夕,我以‘养病’为理由,回到了湖南。”

  斯特朗点着头说:“噢,你是这样回湖南的。”她抬起头来:“中共‘四大’你当选了么?”

  毛主席笑着说:“中共‘四大’,毛泽东名落孙山之外,陈独秀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还兼任中央组织部主任,这位‘家长’的权更大了!”

  斯特朗急着问:“蒋介石呢?”

  毛主席面带笑容说:“蒋介石这时候可神气啦,他被任命为东征军总指挥,依然国共合作,请共产党员周恩来出任东征军总政治部主任。”

  接着毛主席详细讲述道:

  1925年10月1日,蒋介石率领东征大军出师。10月14日,首战告捷,一举攻克陈炯明老巢惠州城。紧接着,蒋介石挥师乘胜追击,到11月底,就荡平了陈炯明的部队,东征大获全胜。蒋介石班师回羊城,声名大振,成了英雄。

  蒋介石顺水又遇顺江风,正当他名声大振,成了英雄的时候,国民党“二全”大会,正在紧张地筹备之中。按照国民党《党章》的规定,一年一度召开全国代表大会。毛泽东积极参与了国民党“二全”大会的筹备工作,成为“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的五名委员之一。

  1926年1月4日,国民党“二全”大会在广州中央大礼堂开幕了。大会主席为汪精卫,大会秘书长则为共产党人吴玉章,毛泽东坐在代表席上。蒋介石则今非昔比,这一回,他不仅是代表,而且坐在主席台上,大会期间,毛泽东和蒋介石相继登上讲台做了报告。

  国民党“二全”大会,是毛泽东和蒋介石第一回同在一个讲台上作报告,但在当时,毛泽东没有想到这位“东征英雄”,会变成孙中山革命伟业的背叛者;蒋介石也没想到一介书生的毛泽东,后来竟成为把他赶到孤岛上的历史巨人。

  斯特朗望着抽烟、喝茶的毛主席,问道:“国民党‘二全’大会之后,你和蒋介石再见过面没有?”

  毛主席慢慢地放下了茶杯,说道:“见过,那是在国民党的二届二中全会上。”说着,毛主席又陷入了回忆之中……

  果然不出毛泽东的预见,蒋介石在“3·20事件(中山舰事件)”之后,由于陈独秀不敢强硬,一再退让,蒋介石就开始得寸进尺了。

  1926年5月15日,在戒备森严的气氛中,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在广州召开了。毛泽东作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出席了会议,他和蒋介石又一次见面了。此时的蒋介石更今非昔比了,他高高坐在主席台的正中,而毛泽东坐在下边很不显眼的地方。自孙中山这口革命的洪钟坠地之后,国民党中央的会议向来由汪精卫主持,而现在改由蒋介石主持了,这意味着蒋介石已经成为国民党的。在5月20日,毛泽东在会上作了《宣传部工作报告》,大会是由蒋介石主持的。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后,毛泽东就辞去了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的职务。

  毛主席脸上的那种回忆往事的表情消失了,他看着还在记录的斯特朗,吸了几口烟,说道:“我在早期和蒋介石的几次交往,就谈到这里。这些事情已经成为历史了,对你有用吗?”

  斯特朗异常高兴地说:“太有用了,它是我给你写传,最珍贵的材料。”

  毛主席站起身来,在地上走动了几步,站在斯特朗面前,把那只巨大的手一挥,说道:“蒋介石说民不能有二主,天不能有二日,我就不信,偏偏要再出个太阳给他看看!”

  (摘自《报刊荟萃》)


关注: 百度搜索“传承之路 熊掌号”,传承红色文化 弘扬井冈山精神